当前位置 > 首页 > 时尚快讯 > 正文

惠民资金的“最后一公里”,乡镇干部“任性”空间有多大?
  • 发布时间:2020-01-18
  • www.bigsuckhoe.com
  • (新华观点,最美的基层干部)惠民基金的“最后一公里”和乡镇干部的“任性”空间是什么?

    新华社北京2月13日电:惠民基金的“最后一公里”和乡镇干部的“任性”空间有多大?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宋晓东、关陶建、李平

    近年来,国家加大了造福人民的力度,每年都拨出越来越多的专项资金造福人民。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显示,仅国家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就投入了1000多亿元。

    记者最近走访了全国十多个乡镇,发现惠民资金“最后一公里”分配给农民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在扶贫反腐倡廉的背景下,基层乡镇干部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和严峻的挑战。

    一个乡镇每年至少有几十个造福人民的项目,其中一些资金必须在家庭中反复调查10次以上。

    造福人民的钱是什么?黑龙江省青冈县向真镇党委书记王帅表示,基层惠民资金可以分为三类:一是生产类,包括粮食补贴、玉米补贴、休耕轮作等。二是生活、低保、五保供养、大病救助等。第三类是危房和泥屋的翻新。

    "不仅不同的省份有不同的造福人民的项目,而且不同的乡镇甚至在同一地区不同的年份有不同的造福人民的项目。一个乡镇在一年内至少有几十个造福人民的项目,涉及数万到几十万人。”河南省丹城市吉水镇负责人惠亮表示,2017年,吉水镇的惠民项目将覆盖10多万人。

    记者从采访中了解到,除此之外,各地区还结合本地区的特点安排了各种造福人民的专项资金。贵州省桐梓县马忠苗族自治县的乡镇干部梁郑强表示,当地法规规定,2018年1月5日至1月25日期间,农民购买32英寸以上的新电视机将获得500元补贴,衣柜400元补贴,茶几200元补贴。

    惠民基金的审批和分配流程也不同,非常复杂。惠亮表示,粮食补贴直接发放给群众,低保和五保户要提前申报。危房改造必须经过几次审核,其中一些需经村里两个委员会批准,另一些需经县政府部门审核。许多项目要求基层干部进行入户调查,并逐一审查、检查和公布。一些惠民项目从申请到竣工大约需要半年时间,基层干部不得不回家十多次。

    以2017年6月单城鸭岭村贫困家庭杨守一的家庭向村委会申请危房改造项目为例。首先,村干部和村组将到他们的家里进行调查。经核实后,村两委小组将召开会议讨论并提交党员代表大会和村民代表大会审议表决。宣传结束后,乡镇领导回家进一步核实,并与杨守一一起制定了重建计划。农村干部在改造前到家里拍照,整理危房改造档案。改造开始后,村干部和驻地队必须两次到户检查改造情况,并向乡镇改造领导小组报告,组织财政和建设部门人员到户验收。验收合格后,乡镇纪委应进行监督,并报县住房和建设局批准后方可发放。整个项目完成后,乡镇领导需要再次回家,检查重建后的情况,调查群众的满意度。

    周海波,秘书

    贵州省第一个扶贫脱帽县赤水市首先回顾了谁是最困难的,谁应该是穷人,谁应该在扶贫项目得到帮助后退出穷人。基层干部广泛走访、科学评估和暗访,将收入略高于贫困线的贫困家庭和贫困人口纳入政府救助范围,避免基层干部“任意决策”。

    金钱怎么会“任性”?河南省沁阳市昌平镇镇长张斌说,多年来,为人民谋福利的资金管理越来越严格,基层腐败干部几乎没有漏洞。例如,一些专项资金和土地补贴直接分配给农民,农民自己签字并领取。其中一些需要通过基层政府分发。他们还需要办理手续,保留群众的电话号码以供核实。

    黑龙江省青冈县向真镇清华村党支部书记尹春光说,系统管理越来越细致。例如,危房改造要求施工企业预付款项,经验收合格后,将补贴资金转移给农民,再偿还企业预付的资金,从而避免项目下申请的资金不用于申报项目的情况。

    能操作“黑匣子”吗?“过去,我不知道政府补贴何时支付以及支付多少。现在我可以清楚地发现,并感到更加安全。”贵州省桐梓县九坝镇山堡村的贫困家庭杨吉林指着他面前的“桐梓县民生基金(项目)监控大数据平台”终端。通过这个系统,人们可以帮助自己找出村里哪些农民得到了最低生活保障,哪些农民得到了救济食品和钱。

    "现在所有惠民项目都是公开透明的。人们不会被“蒙在鼓里”。基层干部的行为是在公众的眼皮底下。”邓州市尧东镇党委书记万洪志说。

    惠民资金应从“输血”转移到“造血”,监管笼应更加紧凑。

    虽然顶上有问责鞭子,底上有疑虑,但惠民项目资金的分配是一项艰难而又有压力的“工作”,但基层干部普遍认为,善用惠民项目资金是做好群众工作的重要工作,也是锻炼干部能力的重要平台。

    王帅、惠亮等基层干部认为,造福人民的国家工程数量逐年增加,但造福人民的安全工程太多,发展工程太少。“我希望在未来,惠民基金将更多地从‘输血’向‘造血’转变,从而带动村庄的振兴。”惠亮说。

    一些基层干部也认为惠民工程管理中还存在薄弱环节,应进一步加强监督。近日,另一批侵占惠民资金的基层干部受到处罚:河北省邢台市临城县焦泥沟村党支部书记马某非法认定自己为贫困家庭,并享受1.1万元的温室种植和灾后恢复扶贫资金。山东省沂南县双沟镇双沟社区党支部书记刘谋挪用扶贫资金20万元。江西龙潭镇王晓村村委会向部分村民非法收取8.8万元用于危房改造。

    许多乡镇干部建议从制度和机制上完善惠民资金使用的全过程监督,引入社会监督,积极进行公开宣传,使惠民项目更加透明和公开。制度建设越规范,监督越严格,保证国家惠民工程的实施,不仅是对群众利益的保护,也是对基层干部的引导和保护张斌说道。

    责任编辑:优雅

    匠心潮味⑤庄喜民:不断精进技艺,要让食客吃到对的味道

    日期归档

    鲤城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bigsuckhoe.com 技术支持:鲤城资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