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医生用镜头带你了解金银潭医院病房诊疗全过程:绿、黄、红都代表啥?
  • 发布时间:2020-02-28
  • www.bigsuckhoe.com
  • 金印滩医院是湖北省武汉市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的主要医院之一。在这里,医务人员将工作区域划分为绿色区域的清洁区域、黄色区域的半污染区域和患者接受治疗的红色区域。

    白人士兵如何对待重症监护室的病人?福建第一批协助武汉医疗队的医生用摄像机记录了病房内诊疗的全过程。

    清洁区绿色区域远程诊断患者,穿戴第一层防护

    医务人员进入的第一件事就是绿色区域。这是医务人员对病人进行远程诊断的地方。与此同时,医务人员在进入黄色区域之前,也应在绿色区域穿戴防护服。洗手十步后,戴上医用防护口罩、帽子、护目镜等,通过更衣室的单向通道进入黄色区域。

    半污染区在黄色区域有一个护士站,穿隔离袍

    黄色区域也是一个缓冲区,那里有一个护士站。医务人员在进入红区接触病人之前,还需要穿隔离衣、面罩、最外面的手套和其他设备。

    主战场红区:患者住院治疗,红区治疗区不仅设有病房,还设有治疗室,配有呼吸机、血气机等设备。每天,全副武装的医务人员在红区执行一系列工作,如检查病人、监测体温和记录治疗情况。

    医务人员与外界交流的方式也很特别。患者的病情和治疗意见应写在纸上,并通过专用对讲机和手机发送给绿色区域的医生。绿色区域的医生将在检查和治疗后向黄色区域发送治疗计划,黄色区域的医务人员将进行治疗。

    医务人员与外界交流的方式也很特别。患者的病情和治疗意见应写在纸上,并通过专用对讲机和手机发送给绿色区域的医生。绿色区域的医生将在检查和治疗后向黄色区域发送治疗计划,黄色区域的医务人员将进行治疗。

    由于红区没有护士,医务人员不仅需要对病人进行诊断和治疗,还需要帮助处理病人的生活琐事。例如,红色区域的十几个垃圾桶必须清空,这只是他们日常工作的一小部分。

    在完成诊断和治疗工作后,医务人员不能返回原来的道路。他们必须脱下隔离衣、防护服和其他设备,通过另一个专用的单向通道,最后返回到绿色区域。

    为每一位踏上逆行征途的医护人员加油,祝他们平安胜利

    扩展阅读:武汉金印滩医院和肺医院的患者出院率已达到30%至39%

    今天上午9: 00,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在湖北武汉召开新闻发布会。国家卫生计生委等有关官员介绍了湖北省的防疫和医疗工作,并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国家卫生委员会医疗管理和医院管理局副局长焦亚辉说,目前,武汉的重症病例约占所有确诊和住院病例的18%。其共同特征是患者年龄较大,患有基础疾病,发病时间较长,入院时处于严重和危重状态。

    国家成立了全国医疗专家组,所有医疗都在专家的指导下进行。目前,武汉市第一指定重症医院、金印滩医院和肺部医院的患者出院率已达到30%-39%。

    金印滩黄副总裁病愈,被隔离。他告诉我他被感染了,是一名“药检人员”

    1月19日凌晨,武汉市卫生委员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回答记者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综合防治的提问。当时,湖北省医疗队专家、武汉金印滩医院副院长、主任医师黄作为专家出席了新闻发布会,并回答了记者的提问。三天后,在22日,他自己的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测试显示33,354个阳性。黄也被证实感染。

    如今,黄已痊愈,仍被隔离在家。领导让他休息,但他没办法。2月13日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当时,黄和他们医院的重症监护室主任,戴上N95口罩和普通工作服,前往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七名疑似病人被安置在医院呼吸科相对独立的区域进行隔离。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的张继先主任向他们介绍了七名患者的治疗方法,并带他们逐一检查患者。

    经过分析和讨论,黄认为这些患者可能对综合医院的其他患者具有传染性和不安全性。他们需要被转移到专门治疗传染性病人的金印滩医院。

    黄通过电话向金印滩医院院长张和武汉市卫生委员会汇报。他叫来了一辆负压救护车,并要求负责接收救护车的医务人员穿上三级防护服。除了一个不想去金印滩医院的小病人外,6个病人的转移从晚上持续到晚上11点多。

    黄告诉《长江日报》,在他的印象中,从1月6日起,金印滩医院接收了越来越多的“不明原因肺炎”患者。从12月29日晚开始对黄地区的这些患者进行流行病学调查。

    1月25日,黄和他的同事对41例确诊的初始感染病例进行了回顾性分析。这篇论文发表在杂志《中国新闻周刊》上。在本文分析的41例病例中,有14例未接触过华南海产品市场,但仍被感染。对此,黄推测有两个原因:“第一,新冠状病毒的暴露源可能不仅是华南地区的海产品市场,还可能有多源感染;第二,可能存在人际传播,即从华南海鲜市场感染的病人通过其他渠道感染了其他没有接触过华南海鲜市场的病人。虽然这些患者没有接触过华南的海鲜市场,但他们也可能通过人际传播感染。”

    在患病前的25天,黄除了看病人、做科研之外,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接待省、市、国家卫生委员会的几个专家组。截至1月20日,来自国家卫生委员会的三个专家组已经抵达中国进行调查。

    在疫情开始时没有进行病毒核酸检测。来自李兴旺国家卫生委员会、曹斌和其他国家的第一批专家与湖北省卫生委员会合作制定了早期诊断标准。当时,患者需要有接触华南海产品市场的历史,临床症状如发热、缺氧、呼吸困难和CT成像,然后被诊断为新的冠状肺炎。

    对此,黄说:“据我所知,诊断标准已经修改了五次,诊疗方案也修改了五次。专家、学者和临床医生都有理解疾病的过程。最初的诊断标准是基于当时的认知能力和水平。后来,随着病例数量的增加和对疾病认识的加深,诊断标准和治疗计划逐渐得到改善,这应该是可以理解的。”

    金印滩医院院长张也早告诉《柳叶刀》,“疫情开始时,在正式的多版本诊疗方案出台之前,相关部门做了内部使用的诊疗指南。当时,我们强调有更多的流行病学史,不像现在,有更多的患者没有接触过中国南方的海鲜市场。当时,专家把华南海产品市场的接触史作为流行病学意义上的重要依据,也作为诊断的要求和条件。这不是任何一个专家的意见,而是每个人的共识。总体专家意见由来自国家、省市的专家起草。这与事件本身的认知水平有关。”

    ?除了接待专家组和进行科学研究之外,随着疫情的发展,越来越多的病人需要诊断和治疗,来自其他地方前来支持他们的医务人员也需要转移和安置。这些是副主席黄的工作

    回想起自己感染的原因,黄想起了1月10日的那个夜晚。在他换防护服和口罩时,一个病人的女儿和女婿认出了他,直接跑过去跪了下来。黄急忙把两人扶起来,问起病人的情况。交流期间,夫妇俩牵着黄的一只手,没有一个人戴口罩。三天后,这对夫妇还确认了新的冠状肺炎。在黄的印象中,这是他可能暴露的唯一机会。

    黄于22日下午5时左右进行了病毒核酸检测,结果在晚上9时呈阳性。晚上10点左右,他又去检查了肺部的CT,结果显示肺部有较淡的阴影,磨玻璃病变已经存在。处理完手头的工作,已经是23日凌晨3点,黄和正在办公室的沙发上休息。此时,他有发冷和发烧的症状。

    23日,黄脱下防护服,住进医院隔离病房,由医生变成了病人。入院时,他的血氧饱和度低于93,是一名严重的病人。同一天,他在以克莱里季斯为试验药物的临床观察知情同意书上签了名,成为380名“药检人员”之一。通过他自己的治疗,他将验证克莱里季斯作为艾滋病毒治疗剂在治疗新的冠状肺炎中的临床疗效和安全性。

    在住院后的前十天,治疗并不顺利。"有发烧和缺氧的迹象,有时我感到肺部咳嗽。"黄也有肺损伤和呼吸困难的症状。没有氧气,他的氧饱和度一度低至80左右。Crezhi还有副作用:腹泻、恶心、呕吐和其他胃肠道反应。但黄说,“这是可以容忍的。”

    这个过程持续了十多天。除了克利茨,在此期间,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曹斌教授等专家还给他进行了激素治疗、鼻导管供氧、肺通气等综合治疗和支持。诊断后两周,我的病情开始慢慢好转疾病直到2月4日才稳定下来。黄说:“我在2月2日生病后第一次做了核酸检测,结果是阴性。间隔48小时后,即2月4日,我进行了第二次核酸检测,结果也呈阴性,符合排放标准。他出院了,现在被隔离在家里。”

    在采访中,记者听说黄偶尔还会咳嗽。他解释道,“这是刺激性咳嗽。出院的病人会有不同程度的刺激性咳嗽,甚至哮喘。它们完全恢复需要时间,但不会对它们的正常生活产生太大影响。”他还解释说,免疫力下降是他病情加重的主要原因,但大多数新诊断的肺炎患者大多病情较轻。

    黄说,“目前疫情比较紧急。作为一名专家和副总裁,我应该尽快重返工作岗位。”

    来源:北湾新视野网络综合央视新闻北京日报客户中国新闻周刊

    流程编辑:TF030

    鲤城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bigsuckhoe.com 技术支持:鲤城资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