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收购亚神、频繁碰瓷之后,太合音乐:我到底错哪儿了!
  • 发布时间:2020-01-07
  • www.bigsuckhoe.com
  • 最近,泰和音乐集团遇到了麻烦。

    6月20日,泰和音乐集团宣布收购北京沈亚音乐,并与台湾沈亚音乐展开深入战略合作。

    出人意料的是,22日,文婧唱片公司的公开号码发布了一份文件,打了泰和的脸,称泰和音乐集团和沈亚音乐不是文婧唱片公司的股东,文婧唱片公司与他们无关。文婧唱片公司在过去20年中积累的高质量音乐版权全部归文婧唱片公司所有。截至声明发布之日,文婧、泰和音乐和沈亚音乐尚未签署任何音乐版权转让协议或许可协议。

    针对文静的声明,泰和音乐集团的人表示,对方是纯触摸瓷器,在收购的尽职调查中,他们已经了解到相关的无形资产转让协议和诉讼判决。

    显然,太和音乐在收购过程中遇到了最不可取的陷阱。当涉及到由来已久的版权纠纷,以及竞争对手再次争夺版权时,泰格音乐需要尽快找到解决方案。然而,上一场薛之谦演唱会的黄牛事件是泰和音乐在离线布局中不得不面对的另一个挑战。

    意外纠纷

    就泰和而言,阿什音乐有其前身(北京无限艺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北京文婧唱片传播有限公司2005年8月签署的《无形资产转让协议》,以及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8年9月对阿什与第三方公司版权诉讼的判决。但没想到,文婧纪录已经过半。

    最初,早在2005年10月,文婧唱片公司就宣布与无限艺术公司(Infinite Arts)全面合并,投资数千万美元共同成立艺术北京传媒控股集团。

    为什么曾在20世纪90年代末流行的文婧唱片公司同意合并?事实上,在合并前一年,中国的唱片业已经走下坡路,而艺术和能源行业在当时蓬勃发展的彩铃市场中,从其酷酷的音乐网络中受益匪浅。拥有大量版权资源的文婧与伊能的合作也是一个自然的举动。

    文婧唱片公司总裁许钟民在成立之初表示,他希望充分发挥文婧在传统唱片业音乐资源方面的品牌和优势,将无限艺术(Infinite Arts)技术融入新兴媒体领域,成为音乐行业的一支新生力量。然而,由于CRBT服务和文婧唱片创始人许钟民专注于与他的家乡黄光裕的合作,双方的融合并不顺利。

    2006年11月,北京无限艺术文化传播更名为北京沈亚文化传播。截至2007年,北京沈亚文化起诉上海第一中学上海月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称后者在其网站上使用了沈亚享有版权的270多首歌曲。

    在沈亚向法院提交的证据中,有一个证据表明文婧唱片公司和无限艺术能源公司于2005年8月签署了《无形资产转让协议》。附件列出了涵盖的音乐作品。然而,根据文件数据,沈亚音乐和沈亚文化在2006年签署了《著作权转让协议》。

    根据以上信息,文婧唱片确实与北京沈亚的前身签订了无形资产转让协议。然而,尚不清楚北京沈亚是否已经获得持有北京文怡唱片70%股份的许钟民的同意,将音乐作品的版权转让给沈亚音乐。

    一些知识产权界人士表示,这只取决于文婧和沈亚文化是否根据合资企业的进展签订了新的转让协议。文婧原有的版权管理有可能处于混乱状态,双方版权归属不明导致了当前的纠纷。

    在版权价值急剧上升的时候,这场版权纠纷不难理解。几年前,一家唱片公司的版权价格可能只有几万元,但现在价格已经飙升到几百万元。

    由于大量购买拥有雄厚资本实力的版权,在线音乐平台的价格仍在上涨。例如,不久前,著名的音频制造商Spinnin Records将其拥有7000个版权的音乐库估价为1亿美元。她也能理解

    公司已签约200名新音乐人,完成300部原创音乐作品,并计划建立音乐版权运营管理和营销推广体系。作为音乐行业的老手,许钟民当然更愿意将版权转让给他的新在线娱乐平台,而不是交给外人。2015年合并百度音乐后,“风暴背后的黄牛”泰和音乐以其内容优势,努力开拓网络音乐市场。目前拥有太和麦田、海蝶音乐、大石版权、合肥卷等品牌名称。最近,它在粉丝服务平台Owhat上投资了数千万美元,并在没有音乐的校园音乐平台上投入巨资。这表明它决心布局整个音乐产业链。

    泰和音乐表演管理部总经理杨浩宇认为,随着中国整体表演市场的发展,未来的Livehouse表演规模应该会达到几亿,仅在过去两年,其表演规模就增长了两倍多。

    但在收购沈亚音乐之前,泰和音乐在离线音乐会活动中也遇到了一点挫折。众所周知,离线音乐会涉及票务、场地和其他关键环节。由于市场化程度低,分配和控制这些资源并不容易。

    泰和音乐及其艺人薛之谦在演唱会上发表声明,称组织者泰和音乐永远不会选择卖票,它选择留在泰和是因为它在困难时期帮助了他。作为对6月24日武汉演唱会的回应,太和音乐集团发出了不要购买黄牛票的提醒。

    如果你想说黄牛交易有多深,你可以从王思聪王菲演唱会的高价中看到一点。王思聪表示,7800元的最高票价显然超出了一般市场和粉丝的能力。然而,熟悉情况的人认为音乐会的票贩子可能是故意制造的。组织者将票价保持在较低水平,这在购票人之间造成了紧张。这实际上是一种营销行为。想想看,如果一个明星举办了一场音乐会,如果歌迷们在音乐会前没有胃口,以后的节目就卖不出去,那就不会很尴尬了。

    事实上,对于组织者、票务和合作组织来说,低票价还有其他好处。音乐会大约有十分之一的内部门票。如果你从内部渠道得到这些内部票,你可以通过卖给票贩子赚很多钱。从表面上看,明星队拿走了大部分收入,而其他人分享了一小部分。通过这种内部投票分配,所有政党基本上都感到满意。

    如果歌手大幅提高票价,显然会损害组织者和门票的利益。虽然这一次音乐太多,薛之谦做了长时间的解释,但原因还是有些薄弱。薛之谦本人承认,他不知道票是如何流向票贩子的,也无法控制票贩子。

    泰和音乐实际上知道,仅仅提醒粉丝并不能改变黄牛市场的现状。目前,流行的头部表演已经成为票务市场上受打击最大的领域。因为一张票很难买到,市场上有一些二手票,比如西十区、牛王默等,这些票被称为高级黄牛。在这些二手售票平台上,一些流行表演的低价票相对昂贵,只有高价票可以打折。

    根据二手售票平台,黄牛和零售黄牛就像股票市场上的大大小小的玩家。有组织的票贩子可以收集流行的票来控制卖价,而零售票贩子可以为低价票提供空位。一些业内人士认为,使用这些先进的票贩子让票贩子透明化,可能会真正防止票贩子抬高票价。

    版权竞争进一步加剧。

    尽管有这些具体的纠葛,太和音乐面临的最大隐患仍然是版权。

    2015年音乐版权整顿后,各大在线音乐平台掀起了版权竞争浪潮。之后,它沉默了一会儿。然而,随着以前版权的到期,新一轮版权战争又开始了。

    在腾讯音乐集团的三大在线音乐平台太和音乐和阿里音乐中,腾讯拥有最大的版权。5月16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宣布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在以上几项中,腾讯和阿里拥有最强的自然资本实力,与百度音乐合并的泰和音乐在这方面自然无与伦比。然而,网易云音乐在4月份被引入上海文光和芒果文创,并在首轮融资中获得7.5亿元,估计价值80亿元。

    在这些斗争的背后,由于音乐版权的众多应用场景,音乐的价格逐渐上涨。

    首先,有许多歌手综艺节目。这些节目需要大量的歌曲作为它们的主要内容和商业模式。一些节目组织者对版权意识薄弱,导致版权纠纷。此前,当薛之谦在上海演唱《安和桥》时,其版权所有者现代天空表示,该公司曾实施侵权行为,从未就太和音乐联系过版权所有者。

    其次,短音乐视频最近已经成为投资渠道。抖动、小考修等人已经购买了一些版权库,但仍有许多视频制作团队侵犯音乐版权。一方面,视频制作者认为他们不是商业性的,不需要授权。另一方面,视频制作周期短使得获得授权更加耗时费力。然而,任何音乐的使用都需要授权。

    此外,一些跨国公司也正在进入音乐流媒体市场。最近有报道称,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Tesla)一直在与所有唱片公司谈判,以获得音乐版权,并推出与特斯拉捆绑在一起的专用流媒体音乐服务。亚马逊、苹果和其他公司早就意识到了音乐行业的巨大潜力,并将其提前展示出来。

    很久以前,唱片公司似乎很老,已经衰落,但现在它们似乎已经扭转了局面。许多唱片公司靠支付巨额版税来赚钱。版权问题在细分的音乐市场中也很突出。

    今年2月,美国唱片工业协会代表佐治亚州联邦法院的主流唱片公司对嘻哈流媒体平台Spinrilla及其创始人提起诉讼。他们指控乐迷可以通过网站服务无条件地获得原告拥有版权的20,000多张音乐唱片。他们关注这个平台的原因是嘻哈音乐已经成为年收入超过50亿美元的行业。然而,太和音乐正在与嘻哈融合合作,以扩大这一市场领域。

    面对版权表演市场的挑战,泰和音乐意识到需要充分发挥2C的优势,与擅长2B的腾讯音乐竞争。也许,只有通过音乐孵化器,如T-list等等,音乐新人才能真正处于不可战胜的地位。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日期归档

    鲤城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bigsuckhoe.com 技术支持:鲤城资讯网 | 网站地图